把论文写在重庆大地——重庆首批博士团成员、民建会员王济光扎根重庆的故事

作者:重庆日报全媒体 戴娟    来源:宣传处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21-9-22

“1997年7月15日,中共重庆市委、市人民政府率先从中国社会科学院引进由39名博士研究生组成的‘博士服务团’到重庆挂职锻炼。”7月15日一大早,看到重庆首批博士团一事写入“党史上的今天·重庆”,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委员、重庆市政协副秘书长、民建会员王济光感慨道:“人生的最美好时光,献给中国最年轻的直辖市!”

王济光正是当年到重庆挂职的39名博士之一。1997年,33岁的他正是风华正茂,来到重庆。一晃24年过去,期间,他曾拒绝跨国公司豪车豪宅高年薪的邀请,放弃留任国家部委,婉言谢绝中国社科院的引回。

但王济光从未曾后悔,在这座中国最年轻的直辖市,他全程参与并全面见证西部大开发、内陆开放型经济、长江经济带发展和“一带一路”建设的探索创新。

“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瘁但求无愧我心”他说,重庆是自己的第二故乡,最幸福的事就是把论文写在重庆大地上。

 

选择

人生是一段没有回头路的远足,有太多时候人们需要选择。毕竟,不同的选择可能会影响你对生命价值的感悟,影响你对付出与回报的称量。

1998年9月初的一个上午,芒种已过,正是农历上的流火季节。

刚刚从中国社会科学院办完工作调动手续的王济光,站在建国门立交桥上,一边望着车流滚滚的长安街,体味着首都的繁华,一边回望着紧邻长安大戏院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这个自己曾经学习工作过十五个年头、带给自己诸多学术成就和无限憧憬的地方……

一年前,他从这里走出,参加了“首批赴渝博士服务团”,挂职中国刚刚挂牌的年轻直辖市——重庆。如今,他就要真真切切地告别这座学习工作了整整14年的中国最高学术殿堂了。甚至,他的人生走向和事业角色,也就要从以往熟悉的首都学者向尚感陌生的西部官员“转型”了。对此,他丝毫没有多年后人们评价他的那种华丽转身的感觉。

这当然是一个重大的人生选择。还是在一年之前,在重庆直辖市挂牌的那个月份——1997年6月,他在北京加入了中国民主建国会,从此便有了政治身份,成为一名肩负参政议政使命的民主党派成员。他感觉,自己不仅要以学者身份研究中国经济,还要以党派角色把相关对策建议转化为参政党的协商建言。他为此激动不已,暗暗叮嘱自己一定要不负时代、不负韶华,以党派成员的家国情怀履职尽责。

如今,他又站在了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无疑,学者与官员,是两种类型的职业和社会角色,在二者之间找到一个结合点并不容易。他十分清楚,跨出这一步,就要做好应对各种说不清道不明艰难险阻的心理准备。是坚持还是放弃?人生需要选择,关键是一旦选择就要无怨无悔、勇往直前。

如果说从事学术研究需要有严谨的学术导师,那么,人生和事业有时也需要有导师的引领和鞭策,王济光一直就是这样认为的。为了坚定自己从挂职到任职的决心,他向当年引领自己加入民建的成思危主席进行了思想汇报。一番促膝长谈之后,心结大开,王济光也自此认定思危主席就是自己人生成长中的导师。特别是在离京赴渝任职之前,思危主席以林则徐的两句诗勉励他要好好体悟“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的内涵,至今,王济光还对思危主席的谆谆教导言犹在耳、感念不已。

 

试水

从北京来到重庆,并不只是简单的空间位移,也是事业的调整、职业的转型和身份的变换,这是至今想来都是令王济光感慨不已的人生选择。

司马迁说士为知己者死,家学渊源也把王济光塑造成了持有这种人生观的人。一年的挂职经历,让这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对重庆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他发现,这个刚刚成立的直辖市,渴望人才,善待人才,是一个亲和包容的兴业热土。正像大学毕业工作后曾到乡镇担任过副乡长时那样,他自己的人生设计是先到基层区县锻炼自己,但经组织部门研究之后,还是被安排到市外经贸委从事对外开放的部门管理工作。对于组织决定,他从未有过讨价还价的想法,这次当然也是服从安排。他深知,年轻直辖市迫切需要转变思想观念、提升开放能力和水平,这应当是他作为学者和官员“一身而二任”义不容辞的责任。

开放是西部地区加快发展的必由之路。对于刚刚直辖的重庆而言,发展开放型经济在当时还是一个新课题,开放所面临的问题多多,困难重重。甫一到任,王济光就扑下身子深入区县和企业,重点围绕重庆对外开放的资源状况、短板问题和比较优势,进行全面调查研究,并将调研成果通过《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向中央提出在重庆设立“中西部对外开放试验区”以加快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步伐的建议,得到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批示。在市主要领导的支持下,王济光主持编制了重庆历史上第一个开放规划——《重庆未来五年到2010年对外经贸发展规划(纲要)》,得到重庆市委、市政府高度认可,以市委文件的方式印发实施,成为推进重庆对外开放、全方位发展对外经贸的指导性文件。

在其位谋其事,方能人生无悔。在开放战线的十八年工作经历,王济光以广泛调研的汗水为墨、以科学思考的理性为笔,为重庆扩大开放贡献了青春年华。作为市WTO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亲自担任WTO讲师团团长,足迹遍布区县和外向型企业,创新开展“511人才工程”,为重庆培养了一支WTO应对骨干队伍;利用学术专长背景优势,主持编制直辖以来“九五”“十五”“十一五”对外经贸发展规划和“十二五”“十三五”口岸开放规划,成为重庆开放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为保证国际援助合作项目顺利实施,主动请缨出任中澳合作综合扶贫项目办公室主任,推动渝东南地区交通建设、饮水工程和妇女参与等扶贫工作取得重大成就。

凡事亲力亲为、锻造团队精神。在王济光分管外资工作期间,重庆成为西部地区利用外资第一;分管“走出去”战略实施期间,承担了包括“中国(重庆)老挝农业综合园区”“韩中国际产业园区”“中国(重庆)坦桑尼亚农业技术示范中心”等多个国家级重大项目;分管法制工作期间,重庆外经贸委成为全国唯一同时荣获国家商务部和法制办“四五普法”先进两项大奖的单位。

 

践诺

俗话说,开弓没有回头箭。王济光则说,人生无悔,时光不会倒流,既然作出了人生选择,就要认真践行诺言,并为之去努力、去拼搏,决不能产生退缩心态。

耐得住寂寞,经得住诱惑,守得住常心,才会赢得成功。挂职结束留任重庆时,王济光曾向组织保证肯定会留在重庆干满五年。但事实上,他竟是把根牢牢地扎在了重庆,不仅说服爱人调到重庆工作,而且儿子还出生在重庆,他为此曾开玩笑说这是“义无反顾,把根留住”。

2001年,有一家位列世界500强的美国跨国公司在上海设立中国代表处,意欲拉其加盟担任中国区总代表,并承诺豪车豪宅高年薪,他不为所动;挂职北京时本有机会留任国家部委,他毅然放弃;中国社科院欣赏其理论与实践结合的领导素质,有意引回担任某应用经济研究所所长,他婉言谢绝……。他常常对人说,重庆是他的第二故乡,这里有他所看重的事业,人生价值与重庆密不可分,要把论文写在重庆大地上。

“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瘁但求无愧我心”。这是当年成思危主席对他耳提面命的教诲,多年来王济光一直将此当成自己为人处事的行为准则和参政议政的初心使命。为此,他以经济学者的研究素养,在重庆经济社会发展和对外开放等方面,向市委、市政府提出过许多富有创意、具有超前意识的意见建议。在重庆市的品牌招商活动“一会一节”举办规格日渐下降时,他提议将每年“一会一节”改成“一年一会、一年一节”,三年之后终得实现,“一会一节”的规格也得以提升;为切实改善重庆的投资环境,他建议引入第三方评估机制,面向全社会公开发布,三年之后得以成真,奋发向上的直辖市形象日益凸显;主管国际无偿援助工作期间,他怀揣市长委托书代表重庆市政府单人独骑出国与外国政府谈判,大胆心细,机智权变,成功签订多个重大国际援助合作项目,一度使重庆成为西部地区承接外国政府无偿援助项目最多的地区。

诺言、责任与担当是做好一切事情所必需的基本素养,也是一种平常而力求完美的心态。王济光在调研中发现,当时重庆市很多区县工业园区缺少特色,在招商引资方面存在着明显的内耗式竞争,但由于当时尚未编制国土空间规划、城乡建设规划和产业发展规划,根本无法优化园区结构、形成园区特色。为此,他耗时三年,形成内容详实的专题调研报告,上报后得到市领导高度重视和批示。特别是在此基础上提交的《办好特色工业园区,打造内陆开放高地》提案由常务副市长亲自督办,获得重庆市政协优秀提案奖。多年来,王济光一直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他所追求的人生观,同时,也体现着党派成员哪种勇于、善于、惯于在自身工作岗位上的价值担当。

 

逐梦

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一个了不起的自己,只要你坚持、执着、达观、向上,并始终朝着梦想前行,就没有到达不了的远方。

最为王济光所看重的就是开放通道之梦。从研究产业政策、区域经济和投资贸易的学者,到转型从事开放业务的政府部门管理者,从国家商务部到地方口岸办,再到担任地方政协的专职副秘书长,王济光时时刻刻都在对比、考察沿海和周边以及世界发达国家的有益借鉴,更加理性地体悟到开放是后进地区通往现代经济的必由之路、“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的科学论断,进一步体会到构筑开放型经济体系必须建设好通道、口岸、平台的内在机理,以及理顺通关、产业、环境之间逻辑关系的现实含义。为此,在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期间,每年的全国两会上他都要围绕通道建设提交提案或社情民意信息。

南向开放中的通道问题是王济光最早思考的重点。时光回溯到2002年,当《中国与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签署之后,王济光曾提出西部地区要加快建设“南向通道”的设想,不过,限于当时的贸易规模、国际市场需求以及外向型产业层次,“南向通道”只能停留在设想阶段。2015年,在提交市委的一份政协专题研究报告中,王济光再次提出要实施“南向通道建设工程”的建议,这成为后来中新互联互通合作示范项目中探索陆海贸易通道的重要参考,也为后来实施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规划埋下了厚重的伏笔。

还有一件大事值得在重庆开放史上铭记一笔,王济光常常以其能够参与其间而引以为豪。2009年第11届中国科协年会年会在重庆召开之际,王济光主动请战,主持并全面参与分论坛“重庆内陆国际贸易大通道战略”的课题研究,首次提出重庆要以开放思维积极构建“西向通道”的设想,这为此后世界瞩目的“渝新欧”国际物流铁路大通道建设提供了决策依据。也许是冥冥之中他与“渝新欧”有缘,2010年从市外经贸委转岗到市政府口岸办,为他提供了把内陆国际贸易大通道建设从理论向现实转换的实践条件和工作基础。有感于刚刚起步的“渝新欧”回程货源不足,他提出要把团结村中心站建设成铁路一类开放口岸,受限于国家审批制度对一类口岸“直接”进出境的界定,他主动请缨,在国家口岸管理部门的支持下牵头中国内陆十二省区开展“扩大内陆地区口岸开放”联合调研,形成《加快内陆地区口岸发展与开放问题研究》专题报告,为国家批准重庆铁路口岸开放提供了理论支撑,重庆铁路口岸也成为全国第一个内陆地区铁路一类开放口岸。在此基础上,他更是超前筹缪,组织重庆汽车整车进口口岸可行性研究,为汽车口岸尽快获得国家批准奠定了坚实基础,创造了从决策到获批只用三个月时间的国家审批传奇。

 

感恩

“我应当感恩重庆,给了我施展理想报负的发展空间。”王济光对重庆日报记者说。

在中国这个最年轻的中央直辖市,他先后在市外经贸委、市政府口岸办和市政协得到最可宝贵的人生历练,期间还到国家商务部挂过职,到美国杜克大学做过访问学者。同时他还投身多党合作事业,当选过重庆民建一、二届常委和三、四届副主委,连任两届全国政协委员,走向全国参政议政的舞台。

罗素说,伟大的事业是根源于坚韧不断地工作,以全副精神去从事,不避艰苦。王济光对此体会犹为深刻。在他担任民建重庆市副主委期间,分工协助主委做好参政议政和理论宣传工作,这使他得以运用过去组织科研工作的专长,推动市委会参政骨干形成团队合力,打造参政议政精品。

也许是天生性格使然,也许是在意个人修养,王济光在党派工作中严格要求自己,从来不说糊涂话、不做出格事,始终以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饱满旺盛的热情投入会务工作。在党派和统战工作中,他总是力争用自己的行动感召人,用自己的形象影响人,用自己的诚意打动人。在处理会内分工联系工作方面,他注意把握角色定位,自觉当好班长的参谋和助手,勇于担责,大胆创新。他通过调研,逐步完善了会内信息网络体系,优化形成了自选课题调研与中共出题、党派承接调研有机结合的市委会参政议政工作方式,从而调动了骨干会员的干事热情和全会参与的积极性,取得了在一届任期之内民建获得四次一号提案、一次二号提案的可喜成绩。

率先垂范需要身体力行。王济光个人多篇社情民意信息得到回良玉、吴仪、张高丽、汪洋、胡春华、刘鹤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批示,正是由于参政议政成果突出,他多次荣获民建中央和重庆民建的参政议政、社情民意信息先进个人以及市政协“优秀政协委员”荣誉称号。使命在肩,笔耕不已。王济光还是人民政协报的特邀评论员和特邀委员记者,长期担任《当代党员》杂志的专栏作者。

人生之中总会有些让人充满成就感的时段和事情,不论是学习和生活,还是家庭和事业。王济光说,他的成就感,离不开引以为豪的民建会员身份,以及由此而来积极投身于多党合作事业的使命担当。

“生逢伟大的变革时代,有幸在对外开放一线长期工作,有幸在多党合作和统一战线平台上全方位参与,有幸在重庆的直辖历史上留下一段值得铭记的足音和回响,这是我作为民建会员,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作为首批到重庆博士团成员无悔的选择、奋进的动力。”

 

来源:重庆日报全媒体


上一条: [ 将“顽石”变成“金石”——大足民建会员姜晓进助推大足石雕畅销海外 ]
后一条: [ 不畏酷热奔现场,积极履职为百姓——记巴南民建会员秦怡 ]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