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学校首任校长周勖成

作者:赵宾    来源:北碚区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21-7-5

在重庆嘉陵江畔的张家花园,有闻名遐迩的巴蜀小学和巴蜀中学,其前身是1933年由四川省主席王缵绪创办,集幼稚园、小学、初高中为一体的私立巴蜀学校,首任校长是民建发起人之一的周勖成。

周勖成(1891-1968),教育家,名尚志,字勖成,江苏吴县人。1933年,在黄炎培推荐下,出任重庆巴蜀学校首任校长。1945年,参与发起民主建国会,被选为理事 ;新中国成立后,担任第一、二届民建中央委员。

“为个人服务社会之准备”

1907年,周勖成16岁毕业于苏州公立高等小学,与章元善、叶圣陶、顾颉刚等同窗。是时因家业凋零,迫于生计,不能继续升学深造,只好任教于苏州木渎小学,开始了他的教育生涯。

1909年,周勖成得姨父资助,考入上海龙门师范学校就读。在这所学校中,他除了学习普通中学课程外,还学习了教育学伦理学、心理学和工艺美术等课程。1911年毕业后,至1912年,在广州两个优级师范附设的单级师范科当主任,受到辛亥革命时期的国民新政府官员的接见。

1913年至1917年,周勖成回到苏州,应聘为江苏省立苏州女子师范附属小学主任,兼任女师教员。1918 年至1920 年,周勖成改任美国基督教会在苏州办的景海女子师范学校的专职教师。

1921 年至1924年,周勖成到上海,担任商务印书馆的尚公小学校长。在此期间,他加入黄炎培创办的中华职业教育社。“谋个性之发展,为个人谋生之准备,为个人服务社会之准备,为国家及世界增进生产力之准备。”“使无业者有业,使有业者乐业。”黄炎培中华职业教育社的思想使周勖成投身于教育救国的爱国活动中。

1924 年至1926年,周勖成受爱国华侨陈嘉庚聘请,到集美师范学校任教师。1926 年至1929年秋,周勖成又回到上海,任尚公小学校长,兼任光华大学和暨南大学教员。1929年秋至1932年夏,周勖成再回苏州,先后担任景海女师普通师范部教员和附属小学主任,并兼任昆山、嘉定、青浦三县的师范学校课程。

 

“巴蜀学校,贡献最大的勤劳”

1933年, 王缵绪创办巴蜀学校,卢作孚、康心如、何鲁等任校董。王缵绪通过卢作孚向黄炎培的中华职业教育社求助,聘请周勖成、孙伯才、卫楚材等教育专家,由江浙来川主持教务。黄炎培推荐周勖成出任巴蜀学校校长。

周勖成到任之初,便以“公正诚朴”为校训,含义是:公而忘私,正大光明,诚实无欺,朴实无华。公:公正、公平、公开,体现在品质和胸襟上的公而忘私;正:正直、正气、正义,体现在言行和作风上的正大光明;诚:真诚、诚信、忠诚,体现在思想和行为上的诚实做人;朴:质朴、淳朴、朴素,体现在工作和生活上的朴实无华。

周勖成明确“儿童本位”的教育原则、“手脑并用”的教育目标和“教养兼施”的教育模式,将“儿童中心论”、“生活即教育”等理论融入学校教育中,办学公正无私、有教无类。巴蜀学校早期招收的多为国民政府军政官员子弟,周勖成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使家境贫寒的子女也能够入学读书,逐渐改变了学校的贵族性质。他倡导实施混合设计教学法,废除班级授课制,打破学科体系,把跟儿童生活有关的问题或事件作为组织教材的中心,使学生在做事中求学问。

周勖成采用“手脑并用,身心互通”的教学方法,重启发和实践,让学生自行创办合作社、银行、指导团、农场、由专职人员辅导,培养学生独立自主工作能力。他注重环境育人,组织教员精心设计,使用文学、算术、美术等学科素材布置育人环境,使巴蜀校园成为自然人文辉映的殿堂。同在巴蜀学校任教的叶圣陶在日记中这样描述:“巴蜀园,幽趣甚多,随处有小林,有泉石,可憩坐而观玩……蝉声、泉声而外,绝无他响,殊觉享受非凡。”

周勖成请叶圣陶撰写《巴蜀学校校歌》:

我们的巴蜀学校,竹树茂密,江山环抱。

我们的巴蜀学校,教养兼施,中小并包。

巴蜀,是我们的乐园,这里的生活环境那么好。

巴蜀,是人才的苗圃,这里的培植功能那么高。

我们的大西南,正待开发。

我们的新中国,正待建造。

巴蜀学校,巴蜀学校,愿在这大事业中,贡献最大的勤劳。

1937年,巴蜀学校被教育部指定为“优良中学”,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亲题“成绩斐然”匾额。

“国际形势与中国抗战”

1940年9月29日,为了对学生实施爱国主义教育,周勖成请周恩来到学校作著名《抗战九问》的演讲。周恩来用三个小时,就“国际形势与中国抗战”,以“高亢的声音”和“坦白诚挚的态度”,系统阐明抗战面临的困难和有利的条件,以及必胜的道理,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发展到中国抗日战争的发展方向等方面的问题,作了精辟透彻的分析,号召工商界、各阶层人士团结起来,做好人力、物力、财力的准备,使到会的几千听众群情振奋,郁结于心的阴霾一扫而光。

抗战期间,黄炎培携中华职业教育社由沪迁往重庆巴蜀学校。1945年1月11日,黄炎培在此写成《菁园四绝》:

小住观音岩下安,极天金碧得奇观。

出门二百七十级,步步浑忘蜀道难。

风姨与我看山便,翦破花恒不着边。

笑问工师此何意,新型一九四五年。

呼娘学步跌当门,疑是雏孙是外孙。

六六龄差父若女,优生学者待深讫。

二十八年长食蔬,室无经卷有妻孥。

生生物族权天赋,超绳三民一信徒。

是年3月31日,黄炎培枕上成诗《菁园之夜》:

菁园移住又三年,劫外童丱信有缘。

别院金丝喧坏壁,层峰灯光灿圜天。

社楼公退风鸣柝,岩市人归月上弦。

垩竹堂成仍比乐,吴头蜀尾一山川。

同年7月1日,黄炎培晨七时离菁园,访问延安,同毛泽东、周恩来等共商国家大事,竭力促成国共合作。从延安归来后,黄炎培十分兴奋,夫唱妇随,合作写成《延安归来》一书及与毛泽东“历史周期率”的对话。8月10日,《延安归来》在重庆出版发行。

“不堪出峡后,昔昔梦菁园。”黄炎培在《忆菁园》说。重庆成了黄炎培的第二故乡,巴蜀学校,也成了黄炎培第二故乡的家。

 

“向青年朋友贡献几句话”

1950年5月4日,周勖成在重庆《大公报》发表“向青年朋友贡献几句话”。他说:“五四”运动到今天已是三十一周年了。对于这一个青年的节日,我们是如何的兴奋!况且这又是重庆解放后的第一个“五四”。

在新民主主义建国的过程中,需要无数的青年朋友们站在第一线上,起带头作用和骨干作用。今天是青年自己的节日,我很兴奋而又很诚恳的贡献几句话:

第一,“革命的基础,建立在高深的学问和严密的组织与纪律上。”学问当然不是死读书。但也绝不是尽在书本以外。所以青年的学习范围,是要把读书包括在内的……学生以正课的学习为主,其他的活动以不妨碍学习正课的学习为原则……组织与纪律,更是绝对需要的,否则一盘散沙,乌合之众,能办成什么事呢?所以我们必须服从组织与遵守纪律……

第二,文化上的老八股、老教条、反人民、反革命,为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东西,我们当然要坚决的反对和彻底的铲除……

第三,“五四”运动时就提出了“科学与民主”。马马虎虎,随随便便,无组织,无纪律,是不科学的。不愿听不接受别人的意见,又不虚心选择大众公认的或领导组织所认可的好办法,而来自作主张,自以为是,是不民主的。知识分子的青年朋友,也很容易犯这种错误。我们不可不检点提防,不可违反了“五四”运动的基本精神!

“一切不动,只许办好,不许办坏”

周勖成担任校长18年,巴蜀学校成为国内一流、世界知名的受人尊敬的中华名校。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巴蜀学校由私立改为公办,由西南军政委员会接管,成为西南局干部子弟学校,邓小平指示“一切不动,只许办好,不许办坏”。1955年8月,巴蜀学校一分为三,分为巴蜀小学和巴蜀中学等重点专业教育机构。

回顾“巴蜀”的前世今生,人才辈出,群星璀璨。学校为国家培养了数万莘莘学子,其中不乏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和企业家: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民建中央原主席陈昌智,国务院原副总理邹家华,全国政协原副主席阎明复,国家关工委原副主任朱琳,民建中央原副主席黄大能,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民建市委会原主委卢晓钟,民生实业(集团)公司董事长卢国纪、八一电影制片厂原厂长王晓棠,北京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副主任刘永清,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和江姐之子彭云,等等。陈昌智、刘永清、朱琳等老校友曾回访母校,对“巴蜀”给予了高度评价,极大鼓舞新巴蜀师生奋勇向前。“巴蜀”,沉淀着周勖成历史的成就和筑就着现代的辉煌。

 

参考文献:

艾西由:教育家周勖成传

李小鹰: 周勖成教育实践初探(《西南师范大学学报》2003年第一期)

周勖成:向青年朋友贡献几句话(《大公报》1950年5月4日)

赵宾: 黄炎培的菁园往事(《团结报》2016年6月23日)

 


上一条: [ 党旗100年 ]
后一条: [ 世代铭记党的恩情,永远跟党信念不移——写在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之际 ]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