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琪生:毕生力著《〈资本论〉大纲》

作者:赵宾    来源:北碚区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21-9-14

漆琪生(1904—1986),原名漆相衡,号伯勋,重庆市江津区人,经济学家,《〈资本论〉大纲》撰写者。中国公学、暨南大学、中山大学、广西大学和复旦大学教授。1928年在日本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加入参加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农工民主党前身),1945年参加发起组织中国民主建国会。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参事,震旦大学法学院院长、经济系主任,复旦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经济系主任,全国《资本论》研究会副会长,上海 市社科联顾问,民建中央委员、常委,民建上海市委副主委,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市政协常委等职。著有《我国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步骤问题》、《社会主义基本经济规律在我国过渡时期的作用》、《资本的循环和周转》,毕生研究结晶巨著《〈资本论〉大纲》。

1928年加入中共,1945年参与发起民建

1923 年漆琪生毕业于江津中学,东渡日本,入岗山第六高等学校,参加日本进步学生组织“社会科学联合会”;1926年加入“东方共产主义青年同盟”。1927年9月,他组织冈山留学生举行“反对日军占领济南和扩大侵华”示威游行,被拘禁一日。之后,他又被派回冈山,负责发展与联系冈山和神户的“社联”组织。

1928年1月,漆琪生在东京由帝国大学郑权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4月,他考入帝国大学经济学部,受到日本著名的经济学家、日本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先驱者河上肇影响,学习和研究马克思的经典著作《资本论》。1929年7月,他回上海参加地下工作。1930年,漆琪生被日本政府与留日共产党员和进步学生全部非法拘捕;虽经毒刑拷打,逼供处刑,仍坚强不屈,终因审讯无据,被拘禁3个月后,于1931年1月被日警送上海轮,押解出境。

归国后,漆琪生参加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一度担任该组织上海小组负责人。他先后在上海中国公学、广州中山大学等校任教,暗中给进步学生讲授《资本论》。在此期间,他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以《资本论》第三卷为基础,讲授农业经济学、政治经济学、经济危机、经济史、经济循环、货币学等课程,编写《经济学讲义》、《中国经济史讲义》,深得学生好评。他多次主持中国农业土地问题专题讲座,辅导学生读书小组,组织部分学生学习《资本论》,并在《学术月刊》、《东方杂志》、《北新月刊》、《文汇报》、《广州日报》、《救亡日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其中较多的是关于农业土地问题。他在《新中华》、《文化建设》等杂志上发表宣传中共的农业政策和土地改革的文章,在《时事新报》上发表批评国民党政府实行白银政策的长文。

1945年12月16日,漆琪生应中共早期发起人施复亮的邀请,到当时以进步资本家为主要成员的重庆白象街西南实业大厦出席一个会议。最初漆琪生以为是一般的民主抗日集会,到会后才知道是“民主建国会”的成立大会。自从日本归来脱离中共党组织后,他曾数度向旧时革命同志表示,希望能恢复中共党组织关系,一直未成,但他“立功回家”、重回中共党组织的信念一直没变。施复亮告诉他,“民建”也有中共同志参加,反动派在这个时候正千方百计地破坏各民主党派组织,应以大局为重。大会宣布,参加这次会议者都是“民建”的发起人,漆琪生被推选为37位理事之一。

分别三次受到毛泽东和周恩来教诲

最使漆琪生自豪的是,他曾分别三次见到毛泽东和周恩来,受到亲切教诲和极大鼓舞。

漆琪生曾三次见到周恩来。1944年,中国共产党抗日根据地建设和军事力量得到了较大的发展,夺取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成为当务之急。同年下半年,漆琪生在沧白纪念堂的一次活动中第一次见到周恩来。1945年,漆琪生经江津老乡中共党员漆鲁鱼介绍,在曾家岩周公馆第二次见到周恩来。这次,一番叙谈,周恩来对他谆谆开导:“只要是坚决反对南京反动统治的民主人士,我们将对他们实行统一战线政策,欢迎一切要求进步和努力革命的人们与我们做朋友。”1947年3月中旬,爱国实业家陈已生引导漆琪生第三次拜会周恩来。周恩来向他介绍了中国时局已发展到新的人民大革命高潮的前夜,中共中央发出“必须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指示。

漆琪生曾三次见到毛泽东。1950年5月,漆琪生刚去北京中央劳动部工作,一天忽然接到中央统战部通知,应邀列席怀仁堂旁听中共中央对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关于土地改革政策的报告。大会开始时,毛主席莅临,全场热烈鼓掌,他异常兴奋地极力鼓掌,他坐在会场左侧第五排中央,距毛主席很近。这是漆琪生第一次幸福地清晰地见到毛主席。

第二次是1957年7月7日,漆琪生接到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电话通知,嘱咐当夜七时去中苏友好大厦会议厅开会。他赶至会议厅时,在门前听有操湖南嗓音的在高声说话,但他不敢相信是毛主席。进门后,又见大厅内有小圆桌五六桌,每桌五六人,都是文化知识界的共30余人。毛主席每桌巡回座谈片刻。当得知是漆琪生,含笑地问:“我看见过你的文章,你是否写过一篇《和平热乎,战争乎?》的文章?当时你害怕不害怕?”漆琪生回答,那篇文章是反对南京国民党政府假和谈的阴谋。毛主席点头微笑地又问:“什么时候开始学《资本论》?在课堂上怎样教法?同学们是否都听懂了?”漆琪生一一作答。

第三次是在1963年11月中旬,漆琪生去北京参加社会科学全国学术讨论会。16日那天会议主办方通知,说有重要会议,午饭后集体去怀仁堂,接受毛主席的接见。他欣喜若狂,再度见到了毛主席。

毕生研撰《〈资本论〉大纲》

抗战全面爆发后,漆琪生几经周折,搌转重庆。1944年底,漆琪生赴内迁北碚东阳夏坝的复旦大学任教。初到复旦,系里有人开《资本论》一课,散播了一些错误观点。为此,漆琪生暗中成立“社会科学研究会”,指导进步学生阅读《资本论》,批判各种反马克思主义的谬论。

在复旦大学任教,历任政治经济系教研室主任、校务委员、校学术委员、法学院院长等职,对农业经济、土地问题研究尤深,传授“经济学原理”、“ 经济学史说”、“中国经济史”、“农业经济”、“货币学”和“金融学”等课程;并任政治经济系教研室主任、校务委员、校学术委员、法学院院长等职,传授马克思《资本论》。

新中国的诞生,漆琪生任复旦大学和震旦大学教授,学术研究获得新的动力。他开始埋头教学和撰写《<资本论>大纲》。在上海多次作对资本主义改造、国家资本主义和关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学术报告,开设“经济学原理”、“经济学史说”、“中国经济史”、“农业经济”、“货币学”、“政治经济学”和“金融学”等基础课程,讲授“土地问题”、“经济危机”、“世界经济动态”、“商业循环”和“帝国主义论”等专业课。公开讲授《资本论》,并将自己主讲的《政治经济学原理》一课正式改为《资本论》课程,专业从事《资本论》的教学和研究工作。

从1960年起,漆琪生任《资本论》研究生的指导老师,并为上海高校马列主义教师开设《资本论》讲座,先后在兰州、南昌等地作《资本论》的专题讲座。漆琪生参加辅导工人干部学习《资本论》的工作,培养了许多经济学的研究人才。1981年在无锡召开的全国第一次《资本论》学习讨论会上,出席会议的全国各地200多名代表中,有20多名是他的学生,桃李芬芳满天下。漆琪生并在报章杂志上大力宣传和介绍《资本论》的基本原理。在这些宣传性文章中,包含他对《资本论》的许多深湛的见解。

漆琪生集中研究了马克思主义的农业理论,写了不少文章,并夜以继日地写作《〈资本论〉大纲》第一卷。“十年浩劫”中,漆琪生所有的古董文物、字画,他最爱的兰亭序、马列经典著作、书信,连他的心血之作30万字的《〈资本论〉大纲》第一卷原稿也被抄走不知去向。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社会科学也重获新生。漆琪生没有气馁,古稀高龄的他重整旗鼓,到书店、图书馆,把相关书籍一包包地抱回来,然后摊开稿纸,奋笔疾书,重新编写《〈资本论〉大纲》。经过一次次的变故,逃亡、轰炸和抄家,这已经是他第四次的“重新”执笔。终于,他完成了百余万言的《〈资本论〉大纲》,并由人民出版社陆续出版。

第一卷451,000字,于1985年6月出版;第二卷297,000字,于1986年2月出版;第三卷380,000字,于1988年3月出版。其中第一卷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著作奖。

《<资本论>大纲》是漆琪生结合新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实际,以自己数十年的研究和教学为基础写出的百万字巨著,这便是他与《资本论》毕生情缘的结晶。

 

参考文献:

冯晓慰:《漆琪生与<资本论>的终生情缘》

文舟:《<资本论大纲>撰写者漆琪生》

 


上一条: [ 当好参谋助手 搭好纽带桥梁 做好会务工作——民建地方组织专职副主委心得体会 ]
后一条: [ 参加全市民主党派区级组织新任主委培训班的心得体会 ]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