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心准备 诚心沟通 倾心互动——关于构建民主党派在新发展阶段调研机制的思考

作者:李天银    来源:巴南区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21-9-7

“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有效的调查研究是履行参政议政职能的基础和关键。要“参政参到要点上,议政议到关键处”,就必须做到“言之有据、言之有理、言之有度、言之有物”,而有据、有理、有度、有物的前提就是脚踏实地的调研。

开展调查研究,一方面需要树立“大调研”观念,掌握基本的调查研究原理、方法和技巧,充分熟悉调研主题所涉领域;另一方面,需要加强与调研对象的沟通与协调,注重调研过程中的交际礼仪,营造融洽的调研氛围,以获得调研对象的理解、配合与支持,形成党派内外协同调研机制。

一、悉心准备,形成靶心精准的选题机制。

“有效的沟通取决于沟通者对议题的充分把握,而非措辞的甜美。“预则立,不预则废”,调研不能打无准备之仗。

一是精准拟定调研方向。实用性是党派调研文章的根本属性,党派调研的目的在于帮助政府决策,提出解决难点、痛点、热点问题的对策。为此,党派调研的主题应当针对性强、时效性高,并有适度前瞻性。尤其是为政协提案或政党协商建言开展的调研,更应当以能够当年办、马上办,甚至现场办的主题为方向,避免将提案或建言反映的问题办成“陈年旧账”。因此,党派年度调研应当围绕“百姓期盼、政府想干、部门能办”的事项确定方向和选题,切忌不接地气“大、空、玄”,或者纯学术性的研究探讨。

对于涉及持续、长远或未来的重大课题,可以做成迭代调研,“扭住不放”持续发力,形成党派“年年理旧事说新话”,部门“年年清老账出新招”的履职局面。

二是精心准备调研题纲。调研的目的是挖掘隐藏在现象背后的蛛丝马迹,围绕现象发现问题并溯本清源。“源”不仅来源于观察和历史资料查询,还来源于调研对象在实际工作中的观、感、想。但是“当局者迷”,调研对象往往不能掌握现象和问题全貌,这就需要调研者遵循社会调查基本原理、方法和技巧,结合调研主题所涉及的专业领域进行透彻分析,确定需要了解的广度、深度和粒度。

调研提纲不仅要有的放矢,而且应“看人下菜”。内容上,调研提纲应包含通识问题、共性现象、个别现象、专业问题和其他问题。形式上,调研提纲可以是供对方选择项目的客观题,但主要应是需要调研对象陈述事实的提示性主观信息。要避免提纲中出现谈看法、谈体会等评论性内容,防止被调研对象的主观观点带偏。提纲应根据题目所涉领域、行业或部门职能分类制定,必要时给不同的对象提供不同的版本,以区分重点问题、重点对象。

三是精准界定调研对象。虽然政府实施了“大部制”改革,但政府部门的职能职责仍以条块分割为主,而专业的问题只有专业的部门才了然于胸。因此,在确定调研课题之后,应分析课题内容涉及的部门、行业,并且通过官网等渠道了解部门职能职责,以准确界定调研对象。通常,党派调研课题,尤其是年度政党协商课题具有较强的指向性和针对性,涉及的政府职能部门不多,或者虽涉及部门较多,但有的部门只是“敲边鼓”,并不承担主要职责。因此,界定调研对象的过程也是确定重点调研对象与一般调研对象、现场调研与书面调研等调研形式的过程。

二、诚心沟通,形成渠道顺畅的联系机制。

“只要有可能,资料应该从发送者直接传递给接收者。”不管课题时限是否紧迫,开展调研的一个重要原则是不能让调研对象觉得接受访谈与配合调研是在浪费时间。

一是函告调研题目。函告调研题目的过程,也是一个双方就调研方向与主题深度磋商、达成共识的过程。函告的形式可以是寄送信件或使用电话、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线上交流,或者是请在相关部门工作的会员代表党派与部门沟通等。也可以利用已有的沟通机制,如中共党委牵头组建的政府部门与党派之间的“对口协商”机制。比如,民建巴南区委会与区经信委、区交通局是近十年(两届区委会)的对口协商单位,而民建区委会针对交通规划、建设、养护和工业经济的调研就较多,并且在与对口协商单位的多次协商中确定的主题更符合实际,更贴近党委政府的工作“需求”。实际上就是利用了党派与部门之间的固定的沟通机制:定期的工作通报、会员在交通局工作的便利等。

二是提前发送调研提纲并协商确定调研形式。不可否认,在现行社会治理模式下,党委、政府的工作日趋繁杂,任务日趋繁重,频繁的走访调研或未预约的突然袭击式调研会让调研对象不堪其扰,甚至敬而远之。因此,党派调研必须形成与调研对象的正式联络机制,尊重调研对象的工作、时间安排,不加重其工作负担。对于重点调研对象,原则上应通过正规渠道发送正式公函,并注明拟采用视察项目、座谈交流或其他能够深入、细致获取信息的调研形式。而对于一般调研对象,通常可采用公函附问卷等书面调研形式,函请调研对象提供书面材料,再根据反馈的材料所反映的问题确定是否进一步面访等调研形式。

三、倾心互动,形成开诚布公的交流机制。

“推心置腹的谈话就是心灵的展示。”调研过程是与调研对象交流的过程,是最大限度获得对方理解、配合和支持的过程,是获取调研基础材料的重要一环。

一是协商确定实地调研。要“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就必须“到实地、访实情”,而不能用单纯阅读、分析汇报材料或工作资料来代替实地调研。但是,一个调研主题或事项会在多地进行或发生,实地调研不可能面面俱到,必须择其重点、典型。因此,调研团队应该征求调研对象的意见,协商确定开展实地调研的项目,并提前了解项目的基本信息,为开展实地调研做足准备。但不能让尊重对方安排变成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让调研流于形式,甚至事与愿违。

二是建立调研成果坦诚反馈机制。调研成果是在调研对象的配合、支持下共同完成的,有的调研成果在转化为各类协商建言、政协提案等参政议政材料后还需要调研对象在工作中落实、执行。因此,将调研报告或转化的提案、建议等反馈给调研对象,尤其是重点调研对象,一方面可以保证报告中引用材料的准确性,另一方面也可以增强对策建议的针对性、操作性。坦诚反馈有助于对策建议更好、更快的转化为工作措施、方法,真正让党派调研转化“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的推动力量,达到“帮忙不添乱”的效果。

即使调研成果中有批评调研对象的工作方法,或指出调研对象工作不足的内容,甚至提出的对策建议与其现在的方法、措施南辕北辙,也应该与调研对象坦诚交流,本着促进工作的态度,避免被对方视为“揭短”“挑刺”,不利于今后调研工作的开展。

总之,“平等”是民主党派与调研对象的关系基础。民主党派只有加强党派内部的调研机制建设,畅通与调研对象的沟通渠道,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选题、沟通和交流机制,并在调研过程中“笃行之”,才能“调”到真相,“研”出真因,“究”出真招。


上一条: [ 提升党派成员履职绩效需从五方面着手 ]
后一条: [ 完善一机制 创建两平台——浅论社会服务工作在新发展阶段中的机制创新 ]

[打印] [关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