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民主监督的实效性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

作者:沈金强    来源:民建重庆市委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18-12-17

提升民主监督的实效性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

民建重庆市委主委  沈金强

 

摘要:民主监督是民主党派广泛参与、影响国家政治生活的重要方式,是我国权力制约和监督体制不可替代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从民主监督产生的历史渊源着手,以民主监督的实效性为视角,着重对民主监督的重要意义、现实问题和对策建议进行了探讨。

关键词:民主党派;民主监督;实效性

 

民主党派对中国共产党的监督,是有鲜明中国特色的民主监督形式之一,是中国人民对世界政党监督制度的一个伟大创新。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在长期的多党合作实践中,积累了民主监督的宝贵经验,民主监督的范围在不断扩大,民主监督的形式在不断丰富,民主监督的制度在不断完善。当前,我国社会正处于急速的转型期,改革步入深水区,各种矛盾迭出。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虽有成效,但离其理论上应发挥的作用和民众的期待尚有一定差距。充分发挥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作用,进一步增强监督的实效性仍是我们亟需深入研究的课题。

一、民主党派民主监督的历史考察和主要启示

新中国成立后,民主监督作为中国共产党坚持多党合作的基本方针,伴随着国家建设、改革的推进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充实,逐渐形成了中国特色的民主监督机制。

(一)民主党派民主监督历史考察

纵观新中国成立后的民主监督,以时间和重大历史事件为轴,大致可以分为四个时期。

第一,提出阶段,大致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中共八大前后。新中国成立后,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坚持与民主党派合作建国的统战思想,在国家政权建设中,启用了大量的民主人士。比如,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选举产生的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6人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占3人;56名委员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就有27人。19564月,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指出,“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19569月,中共八大正式确认了中围共产党与民主党派的“长期共存,互相监督”八字方针。19574月,中央发布《关于请党外人士帮助整风的指示》,真诚地欢迎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畅所欲言地对党工作上的缺点错误提意见、作批评,这是民主监督的第一次正式亮相。各民主党派纷纷响应,提出了大量的批评、意见和建议。但是,有些人错估了形势,发表了一些错误言论,甚至有极少数人释放出了一些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右倾言论。由此,引起了执政不久的中国共产党的警觉。

第二,受挫阶段,主要指从反右斗争扩大化到文化大革命结束。195771日,毛泽东发表题为《<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的社论,将反右斗争目标直指民主党派。民主党派被重新戴上“资产阶级政党”的帽子,其成员被当成“资产阶级分子”,成为反右斗争的首要对象。之后,这种对立关系在周恩来等同志的努力下一度得到缓和。但随之而来的文化大革命,使民主党派民主监督进入了最艰难的时期。19668月,红卫兵占领并查封各民主党派中央机关,民主党派被迫停止日常工作活动达十年之久,民主监督更是无从谈起。

第三,恢复和初步发展阶段,大致从文革结束到1989年中共中央14号文件发布前。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我国进入新的历史发展时期,民主党派也重新开始工作,民主监督在谨慎试探中缓慢恢复。1982年,中共十二大将“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八字方针进一步完善为“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十六字方针。1987年,中共十三大明确提出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并把坚持与完善这一制度作为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这一时期,各民主党派的各级组织也得到恢复和发展,到1989年,民主党派成员总数已达到32万人,成员结构和领导班子基本完成了新老更替,民主监督的政治基础进一步夯实。

第四,发展新时期,主要指1989年中共中央14号文件公布至今。19891230日,中共中央制定下发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意见》明确我国各民主党派是“致力于社会主义事业的参政党”。“参政党”概念准确界定了各民主党派的地位。1995年,八届全国政协制定和通过了《政协全国委员会关于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规定》,首次对民主监督的定义和内容进行了明确。2005年,《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宣示:“由于中国共产党处于领导和执政地位,更加需要自觉接受民主党派的监督”、“要保护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民主监督的政党权利”。民主监督有了制度和政策依据。尤其是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坚持全面从严治党,高度重视民主监督工作,多次强调:中共要容得下尖锐批评,民主监督要敢讲真话。2015年,《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具体规定了民主监督的10种形式,民主监督工作正踏步迈入全新的时代。

(二)民主党派民主监督的历史启示

古人云,道义相砥,过失相规。善于接受批评,自觉接受监督,不仅体现胸襟,更彰显政治智慧。建国以来民主党派民主监督的发展历程,是我国民主政治建设的一个缩影,为我们进一步审视民主监督提供诸多启示。

第一,民主监督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的现实要求。我国是一个缺乏民主传统的国家,几千年封建专制的统治使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发展显得异常艰难。建国初期尤其是文革期间,民主监督曲折的历史教训,充分表明我国的社会主义民主还具有不充分性和不成熟性,与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还有比较大的差距。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历史实践充分表明,民主党派民主监督作用发挥得好,我们党和国家的事业就越顺利;反之,民主党派民主监督被扼杀和践踏,党和国家的事业就遭受重大挫折。民主党派是我国在革命战争年代形成的,是真心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参政党,是我国政治资源中的宝贵财富。这一立足点不仅没有随着国情、世情、党情的变化而发生转移。相反,进入新时期,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对我国社会主义民主发展的作用更加突出。

第二,民主监督是实现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科学执政的重要基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不同于西方,中国共产党的地位是历史和人民的选择。各民主党派是参政党,参政党的监督目标不是夺取政权,而是为了帮助中共更好地执政。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共产党所面临的形势发生深刻变化,面临着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等四大考验,存在着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等四大危险,需要解决好提高共产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提高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能力两大重大课题。以他人为镜,往往能照见自己的不足。民主党派坚持在中共领导的前提下,“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出主意”,对党长期执政、科学执政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显得更重要。

第三,民主监督是民主党派实现自身价值的重要体现。从民主党派监督制度的萌芽和确立过程可以看出,中国共产党设计与构建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最直接的缘由就是出于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互相监督的需要,主要是对共产党监督的需要。毛泽东同志与黄炎培先生的“窑洞对”、与民主党派合作建国、建国初期民主党派存废论等重要历史事件后,民主党派最终得以保留,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要跳出“兴亡周期率”,需要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民主监督是共产党与民主党派合作的初衷。充分发挥民主监督作用,实际上是民主党派最能体现和实现自身政党价值的重要的、有效的方式和途径。民主党派只有充分发挥对执政党的监督功能,在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中发挥其独特的政治功能与价值,才能吸引社会各阶层人员加入,壮大自身的实力,才能保持民主党派作为参政党的活力。

二、当前民主党派民主监督的若干问题及原因

考察民主党派民主监督的历史,民主监督在曲折中艰难前进,成绩是来之不易的,客观来说,民主监督作为国家政体的重要监督形式,在推进社会主义政治文明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越来越受到中共各级党委的重视。但如今社会转型很快,改革又进入了深水区,社会对监督的要求更高,但我们认真检讨民主监督,发现依然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

(一)民主监督存在认识偏差

民主监督本质上是政党监督。在我国,这种政党监督表现为参政党对执政党的监督。但是,对于政党监督,我们有些同志还没有清晰认识。有的同志把我们的政党监督与西方的政党监督混为一谈,认为政党监督就是搞西方的多党制,就是为了夺取政权、轮流坐庄。还有些同志认为民主党派民主监督是政治花瓶。他们认为,党和国家的监督体系相当完善,有行政监督、民主监督、党内监督、人大监督、舆论监督、审计监督、司法监督与社会监督等等,其中民主监督最弱、最软,是可有可无的。

基于这些错误认识,对被监督者而言,要么是本能地排斥、人为压制,拒绝接受监督;要么不配合、不主动,象征性接受监督;要么就视情况,对自己有利的就主动要求监督,对自己不利的就忽视监督。

而对监督者而言,要么害怕主动监督,要么避重就轻、歌颂太平;要么让我监督才监督,把监督当成权宜之计;要么出于功利考虑,悉心揣摩监督对象的心理和主观意图,刻意迎合监督对象的主观偏好而进行表扬式的监督。等等。这样的监督失去了它应有的地位,其作用大打折扣。

(二)民主监督机制缺失

民主监督的柔性特质使监督制度缺乏刚性的约束,存在着不确定性和可伸缩性,更多强调的是被监督者的自觉性和监督者的积极主动性。民建中央原副主席冯梯云曾感叹:共产党的肚量就是我的胆量。这种心态折射出了制约民主监督实效性发挥的重要因素:机制缺失。如果制度健全,程序规范,一切都照章办事,依法执行,就可以避免领导干部个人因素对民主监督的影响。

审视民主监督现状,虽然民主党派民主监督权利有宪法依据、政党制度依据和中共中央几个文件的政策依据,但是,在实际操作层面仍然缺乏刚性的法律规范,没有建立起一整套知情、沟通和反馈程序机制;而没有机制的保障,就没有真正从法律制度上取得实施民主监督的权利。在实践中表现为,民主党派对政治生活中的重大问题缺少充分的知情渠道,不能主动知情,只能被动知情;除了以政协提案、代表建议形式反映的意见、建议有明确的反馈制度之外,以其他形式反映的意见、建议,得不到明确、及时、完整的答复;所提出的意见、建议,监督对象接受与不接受都有一样,监督者的评价对监督对象没有约束力。

(三)民主监督的能力不强、水平不高

民主党派汇聚了很多社会中的知名人士和精英,被誉为“人才荟萃,智力密集,下通各界,上达中央”。但是,从监督实效来看,民主党派民主监督整体水平并不高。问题的核心还得从自身找。从民主党派自身考察,我认为,这与民主党派民主监督在诸多方面的能力“缺位”相关。

一是缺乏主动性。基于上文所述认识偏差和机制缺失等原因,一些党派成员监督意识淡化,发现问题不敢监督,有建议不敢提。久而久之,精神就懈怠了,看不到问题、想不出办法的情况也随之出现。

二是缺乏专业性。民主党派成员都是各行业的精英,但对民主监督大都感觉陌生,没有专职部门和专职人员,没有经历专门培训,监督通常浮在表面,难以针对问题提出有效的、可操作性的解决方案。

三是缺乏组织性。民主监督是一种高层次的政治监督,理应具有很强的组织性、严肃性。民主监督过程中提出的意见建议,应经过党派集体讨论研究,代表一个政党对问题的整体看法。但现实中,党派的团队作用发挥并不突出,民主党派成员在监督过程中常常把监督个人化。

三、增强民主党派民主监督实效性的路径探索

民主监督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赋予的一项基本权利,应当获得执政党有力的政治保障和制度支撑。同时,各民主党派也要不断加强自身建设,积极研究和创新适合时代要求的民主监督方式方法,开创更加有效的民主监督新途径。

(一)正确认识民主监督的内涵与实质

我国的政党监督不同于西方,是寓支持于监督之中,监督不是“唱对台戏”,不是为了夺取政权,其最终目的是巩固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实现执政理想。民主监督也不是政治花瓶,无论是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还是参政的各民主党派,都必须摒弃这些错误思想,正确认识民主监督的权利和义务。

对执政党而言,主动接受民主监督是必须履行的义务。“虚心公听,言无逆逊,唯是之从。”这是执政党应有的胸襟。共产党要接受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其重要意义在前文已有论述。任何执政党长期执政都可能带来“权力任性”,非常需要听到各种不同的意见和批评,民主党派民主监督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各级党组织应当支持民主党派履行监督职能,重视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提出的意见、批评、建议,完善知情、沟通、反馈、落实等机制。”现阶段,各级党组织要在党员干部培训中,加入民主监督专项,加深对党内相关法规和多党合作历史的学习,要彻底扭转在党员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尚部分存在的民主党派可有可无、“政治花瓶”等错误思想。

对民主党派而言,民主监督是其基本的政治权利。“凡议国事,惟论是非,不徇好恶。”这是民主党派应有的担当。民主党派是我国社会政治生活的重要力量,它的地位不仅有宪法的保护,而且也有制度的规定。民主党派作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和一部分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并不因其对其他政治组织的良好作用而存在,而是因其所联系的群众而存在,它首先要代表和维护好其所联系的那部分人的利益。民主监督权利的存在不是基于它的外部影响,也非取决于执政党的认可,而是基于它自身的权利性质。因此,民主党派对中国共产党进行民主监督,要理直气壮,尽心尽职。

(二)拓展民主监督的空间和渠道

民主党派民主监督作为一种党外监督,其效能提升的关键在于民主政治的发展水平,特别是执政党发展民主政治的能力和决心。

一是要拓宽信息沟通渠道。信息沟通的广度和深度与监督的质量有着正相关关系。要使监督真正起到防患于未然的作用,缺乏一定的信息资源是不行的,不知情或者知情渠道不畅、掌握信息有限,会直接导致监督不力或流于形式。执政党必须进一步健全和完善政务公开、党务公开、听证制度等一系列的“透明政治”措施,以保障民主党派的“知情权”。

二是要大胆任用民主党派成员担任实职。民主党派只有真正进入到政治运行关键环节中才能真正深入到权力内部,然后通过自身影响力切实有效发挥对执政党的监督。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党任命了很多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担任高级领导干部。我们需要继承这一优良传统,要自觉自愿将民主党派纳入到干部管理队伍中去,并充分相信党外人士,让民主党派成员以个人身份介入到国家政权体系,才能实现以“权利来制约权力”这个亘古不变的政治真理,使民主监督硬起来。

三是要构建民主党派民主监督权利的法律保障机制。历史也多次证明,没有法律的后盾,监督者的勇气是不足的。因此,要对民主党派民主监督权利进行具体的法律规范,进一步明确执政党与民主党派的权利与义务关系。要进一步完善民主监督的知情、沟通和反馈机制,保障和保护监督者的监督权利;要建立进一步完善评议奖惩机制,提高民主监督工作的约束力。

(三)提升民主党派的自身能力和监督水平。

俗话说,打铁还需自身硬。民主党派是民主监督的主体,其自身的素质如何,直接影响到民主监督作用的有效发挥。

一是提升主动监督意识。“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瘁但求无愧于心”这是我们老一辈民主人士履职尽责的体现,是民主党派的优良传统。当前,民主党派必须勇于承担起自己的政治责任,继承传统,履行好自己的职责,不能因为民主监督属于“柔性的非权力监督”而缺乏热情,也不能因为考虑监督是否“尽如人意”,而放弃“慷慨陈词”,一定要“鞠躬尽瘁”、“无愧于心”。

二是组织一支高水平的民主监督队伍。在组织上,要强化党派的政党意识和组织体系,将分散在各行各业的力量整合起来,提升组织层次;要根据监督需要,组建监督团队,注重发挥团队的作用。要对优秀的监督者进行重点宣传、培养和重用。要有计划地积极发展新成员,壮大力量,扩大联系界别的代表性。

三是要善于监督、注重监督的方式方法。在培育上,要对成员中有履职热情的同志进行重点培养,加强监督思维、方式方法的培训。监督过程中,要加强调研、充分了解实情,做好资料的搜集分析工作;要把握尺度,讲究监督的原则;要坚持以协商讨论和批评建议为主,不能站在对立面、借题发挥;要找准监督的时机、恰逢其时;要不做“假、大、空”的表面文章,而要做到针对性、可行性和操作性的统一;要善于将民主监督与舆论监督、人大监督、政协监督等多种监督方式有机融合,扩大监督的实效。

 

参考文献:

毛泽东选集【M】:第5.北京:人民出版社,1977

张卫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党制度【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

曹健民.中国民主党派的历史和现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4

雷振文,徐婷.值得重视的民主党派民主监督效能【J.求实,2013,(8

王建华,王云骏.我国多党合作的民主监督问题研究【J.学术界,2011,(1

林芳.参政党民主监督有效性的理性评价与多维度分析【J.浙江学刊,2011,(6

林修凤.雅量与胆量良性互动促进民主监督【J.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5,(8


上一条: [ 坚持四个到位把握四个要点 认真打造精品提案 ]
后一条: [ 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民主监督工作的若干思考 ]

[打印] [关闭] [顶部]